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党史之窗 >> 正文

红四团

发布时间:2016-11-16
阅读次数:926次
红四团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、战功显赫的部队,它的前身为参加过北伐战争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叶挺独立团,曾参加过彪炳史册的南昌起义、湘南暴动。1934年10月16日,全军的前卫团―红一方面军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涉过于都河,迈出了战略转移的第一步。这一天也就成为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一个纪念日。在长征过程中,红四团曾多次担任全军的先头部队,在湘江战役中首先突破湘江并占领重要渡口觉山铺,全力阻击蜂拥而来的国民党军何健部,为中央红军最终突破湘江封锁线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红四团前身为北伐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叶挺独立团,曾参加过彪炳史册的南昌起义、湘南暴动。军团长林彪、政委聂荣臻、参谋长左权、政治部主任朱瑞,第二师师长陈光,政委刘亚楼,四团团长耿飚,政委杨成武、参谋长李英华、党总支书记林子钦。)
赤水战役
后红四团参与四渡赤水战役,在江界河一带强渡乌江,击溃防守江岸的黔军第3旅林秀生部,掩护随后跟进的红军干部团和工兵连架设浮桥,进而会同其他部队攻取遵义。遵义会议后,红四团转战云南,智取禄劝、武定、元谋三县后,在绞平渡渡过金沙江,穿越凉山少数民族聚居区,一路北上来到大渡河岸。此时红军情况万分危急,有重蹈当年太平天国石达开覆辙,被合围在安顺场一带的危险。为此,中央军委毅然决定,由刘伯承、聂荣臻指挥红一师一团在安顺场渡口强渡大渡河,虽强渡于1935年5月25日获得成功,但由于对岸川军在早先已摧毁了绝大多数船只,仅余下一只船,中央红军的危机并未解除。在此情况下,中央军委决定派出派出有力部队占领泸定桥,掩护全军过河。红四团再次临危受命,任左路军先锋团。27日晨,接军团命令从安顺场出发,28日晨接到军团第二道紧急命令,要求在29日晨夺取泸定桥。红四团冒着大雨,29小时徒步强行军240华里(绝大部分是山路,如再加上前面的一段,全程大概是320华里),多次击溃敌警戒部队拦截,创造了军事史上的奇迹。于29日晨6时占领桥西。当时桥东岸沪定城守敌两个团,在红军到达前一天已将桥上的木板拆除,桥上只剩下13根铁索链。午后1时红四团发起攻击。团长王开湘,政委杨成武亲自组织全团火力掩护,二连连长廖大珠率刘金山、刘梓华等21名勇士组成突击队,冒着敌人的弹雨,攀着铁索,爬向对岸。敌人慑于红军的英雄气概,阵脚大乱,将桥头堡点燃,妄想用火海战术阻住红军,但未成功,后红四团与守敌展开激烈的巷战,打了整整两小时,终于歼敌大半,占领了泸定城。后来刘伯承过桥时,曾重重地在桥板上连跺三脚,感慨到:“应该在这里竖一块碑!记下我们战士的不朽功勋!突击队22名勇士仅伤亡3人。红四团又创造了一次世界军事奇迹。
长征
后红四团跟与中央红军其他部队一道爬雪山,过草地,历经重重险阻。此时,国民党军新编第十四师鲁大昌部正扼守着腊子口天险,妄图阻击红军。腊子口是川西北进入甘肃的唯一通道,是甘川古道之“咽喉”。整个隘口长约30米,宽仅8米,两边是百丈悬崖陡壁,周围是崇山峻岭,抬头只见一线青天。水流湍急的腊子河由北向南穿越隘口,在隘口前方的腊子河上,有一座独木桥,道路就从独木桥上通过,地势十分险要,自古就有“天险门户”之称。国民党军的碉堡就按在隘口两边的崖顶上,居高临下,火力可以完全封锁隘口前方道路。中央军委决定于1935年9月17日发起腊子口战役,红四团再次被军委选中,作为先遣部队,担负夺取腊子口天险,为中央红军开辟前进道路的重任。在强攻不取后,团领导决定改变战术,通过迂回从侧翼爬上崖顶,攻取敌碉堡,最终这次部署获得成功,红四团胜利突破腊子口天险,在红军战史上又写下辉煌的一页。
其他业绩
到达陕北后,红四团又参加了山城堡等战役。西安事变后,红军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,红四团被改编为第115师343旅685团1营,参加平型关战斗。在抗战中随115师主力转战山东。抗战胜利后,按中央安排进军东北,改番号为东北民主联军第6纵队第16师第46团,相继参加了秀水河子战斗,四平保卫战,三下江南,辽沈战役,平津战役等作战行动。1949年1月根据中央统一部署,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3军第127师第379团,参加海南岛战役。1985年后,该部逐步改编为某机械化步兵团,现驻扎中原地区,曾参加1999年国庆五十周年阅兵和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。